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世界头号果粉尬吹iPhoneX我们用的可的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2-13 23:21:19

世界头号果粉尬吹iPhone X 我们用的可能不是同一台

摘要:JohnGruber是谁?他是一名独立博客博主,Markdown写作语言的发明者,创办了独立科技博客DaringFireball。

世界头号果粉尬吹iPhoneX我们用的可的

这个博客对苹果的关注度之高,甚至被称为是苹果第二官方博客。历史上还曾有过MacOSX发布会后苹果单独给他一个人讲解一遍新功能的传说。

在iPhone X正式发布两个月后,老司机John Gruber终于开车了。

John Gruber是谁?他是一名独立博客博主,Markdown写作语言的发明者,创办了独立科技博客Daring Fireball。这个博客对苹果的关注度之高,甚至被称为是苹果第二官方博客。历史上还曾有过MacOS X发布会后苹果单独给他一个人讲解一遍新功能的传说。

在他的新博文中,这个十几年如一日地报道苹果公司和产品的老博主旁征博引口吐莲花,告诉全世界的fanboy这台新iPhone 是如此不同,是苹果对这个经典平台的“a complete ground-up rethinking”,是一次无痛进化。

生怕没买iPhone X的用户感受不到,John Gruber把它的所有新特性通通夸了一遍,尤其是对新的Face ID推崇备至,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到来自大洋彼岸的阵阵高潮。

在他的眼里,不需要把大拇指放在Touch ID上就能验证身份,这个太rocky了,Face ID更自然更爽;双击屏幕唤醒、面容识别开锁也酷得不行,好像Android只存在于平行世界;说到解锁屏幕,他又不提创新了,说面容解锁让他回到了2007年,就像iPhone一代滑动解锁那样让你感觉不到PIN码的存在……另外,他还贴心地帮苹果撰写了一份说明书,对比Touch ID机型和iPhone X在一些操作上的不同。

总之,除了Face ID偶尔出现识别不了的情况,iPhone X几乎是一台“31岁完phone”了。但是啊,大部分时间Face ID都能认出John Gruber的脸。

因为自己的iPhone 6s已经卡的不行,我不得不换了iPhone X。

看完这篇洋洋洒洒的雄文,我深刻地怀疑自己跟John Gruber用的根本不是同一台iPhone X。

哪怕放弃全世界,苹果也得拥抱全面屏和向上滑动

iPhone X最也就挡住了对现实的望眼大的改变就是取消带有Touch ID的Home键,改为从屏幕底部的发光条向上滑动,同时引入Face ID。

WebOS时代的Palm Pre首创了卡片App和上滑的交互,这是iPhone X本次设计的原型。从使用上来看,从下往上滑确实挺方便的,iPhone X采用这种设计完全合理。这让我不得不再次赞叹WebOS的超前。

图片来自Engadget

于是,此前十年iPhone 所有沉淀下来的人机交互全部被推翻重建。单击Home键回桌面的操作变成从下往上滑,双击Home键调出后台变成滑到一半停一会儿,长按Home键呼出Siri改为长按右侧锁定键……

但苹果光顾着雁奴虽瞧在眼里但也懒得再管“rethink”滑动了,完全忘了照顾其它部分。新的设计下,苹果没有从系统层面进行补偿、设计更自然的指令输入方式,而是选择让音量键和右侧锁定键去分摊原本由Home键承担的功能:

例如,绝大多数电子产品都在使用的“长按锁定/电源键”进行的开关机操作在iPhone X这儿不灵了,长按锁定键后出现的是Siri。这直接导致我拿到新iPhone X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怎么关机。

我很难说这是一种超前思考,它根本就是一个反直觉的设计——尤其是在用户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同样地,当你尝试用Apple Pay付款时,系统会提示你双击右侧锁定键呼出Face ID,然后把屏幕对准自己的脸才能解锁。

原本把拇指放在Touch ID上一秒钟就可以完成Apple Pay付款,现在我得先改变握的姿势,连续按两下侧面的键(因为带着保护套,还挺不好按的),然后跟照镜子似的对着摆个pose。

哪怕不算上Face ID识别失败的情况,这么做的麻烦程度也超过扫码付款。这意味着Apple Pay相较于支付宝和的唯一优点——与系统深度整合的便利性荡然无存。这么一改,我看Apple Pay这是要完了。

老美不用二维码,所以John说对他是一个“big win”……

另外,iPhone X把上划关闭后台App的操作改回到iOS 4-iOS 6时代长按App点击关闭的方式也是开了一次灾难性的倒车。

我来猜测一下苹果取消上滑关闭后台App的初衷:iPhone X的优秀性能加上iOS的内存管理方式,可以让用户忘记有多任务这回事,所以关后台没那么重要,增加些操作路径也没什么。

可苹果忘了,它自己能调动一个连的开发人员玩儿命优化原生App,第三方开发者们不行啊。App们有bug,而且体积越大功能越复杂,卡死无响应或功能出问题的可能性越高。

以前用户杀后台是为了释放内存,现在杀后台很多时候是在灭虫。

这么多年了,苹果怎么就不能正视这个问题呢?当初OS X把Dock栏上的App开启指示标默认关闭、后来又偷偷恢复的事儿就没给这家公司一丁点儿教训么?

讲真,如果不是迁就全面屏的需要,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做这样的更改。这些操作都很难用用户习惯解释。

比起我第一次用iPhone时感到的顺手和自然,iPhone X带给我的更多是茫然,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怎么做的时候太多了。

等Face ID的识别结果,跟等彩票开奖的感觉差不多

我发自内心地羡慕John Gruber,脸长那么大,一个屏幕放不下,Face ID大部分时候还能认出他来。

在我这儿就不行。Face ID识别失败几率相当高,完全无法与Touch ID相提并论。

以前从iPhone 5s开始,我习惯从口袋中拿时拇指自然放在Home键上,放到面前的时候已然解锁,掏出即用。

但Face ID我就得小心伺候着,要拿起摆在面前,如果没有成功亮起屏幕还要轻轻双击把唤醒。小宝贝儿心情好的时候放我一马,心情不好的时候分分钟让我手动输入PIN码解锁。

它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真的挺多的,以至于每次我掏出都有一种等待彩票刮奖的感觉。

John Gruber还说,Face ID也就是在戴着太阳镜的时候识别不出人脸,其它场景就连暗光下解锁也完全没问题。我原以为,自己没戴太阳镜的习惯,大概不会不方便吧?

然而这一点上我又大意了。

作为一个眼镜仔,晚上侧躺在床上玩的时候我不习惯戴眼镜,脸部也被枕头挤压到扭曲。这时候,Face ID完全停摆,每次,注意是每次,都要手动输入PIN码解锁。

为此我测试了多种情况,进一步发现,你得保持跟录入面容数据时差不多的脸部状态才行。

John Gruber还声称,有了Face ID以后我再也不用把手放到Touch ID就能解锁了耶,我现在都不知道Home键是什么啦。

这位中年大叔的洗地水平在这一刻得到了升华。我实在搞不清楚,用大拇指从下往上滑配合Face ID解锁,和拇指放在Touch ID上唤醒并直接进入桌面相比有什么特别不同,以及这有什么可高潮的。

我怀疑正在经历许多果粉说的“苹果会改变人的用户习惯”。因为一夜之间,我用指纹解锁的习惯真的被改变了。

嗯,变成了手动输入密码。

对不起,我不想当小白鼠

除了以上几个明显的硬伤之外,iPhone X专属版的iOS 11在操作逻辑上也让我莫名其妙。

最明显的是状态栏、通知中心和控制中心的关系。

因为刘海的存在,用户只能从屏幕上方两侧看到时间、信号和电池图标,完全找不到想要的电池具体电量、系统代理是否打开、蓝牙是否在工作(这一点在配对蓝牙设备、和Mac之间进行handoff互通操作和使用airdrop时尤其重要)以及数据有没有在连接等一系列信息。

当我充满希望地从屏幕上方滑下展开通知中心,找到的唯一信息增量就是运营商图标。

想要得到以往只要屏幕亮起就有的信息呢,得从最右上角一个非常狭窄的位置往下滑,调出控制中心,有且只有那里才显示。

控制中心竟然完全照搬了旧款iPhone从下往上滑的界面设计,连最上面一条类似状态栏的横条显示都懒得去改。

锁屏、通知中心、控制中心和状态栏的混乱,让我深深感觉自己在用一个半成品——为了迁就新的交互方式,苹果把原来的那套系统生搬硬套到新机器上。

至于所谓的新交互,我只看到了调出某项功能的指令有变化,没发现系统为适应新屏幕作什么有真正意义的思考和改进。

以上一切的一切,都在表达一个信息:苹果的商业竞争比用户体验重要多了。他们需要赶上全面屏潮流,那就取消实体键和Touch ID;身份验证怎么办呢,就用Face ID;对了,还要想个代替“按Home键”的基本指令,记得WebOS好像还不错,拿着用吧;没时间做适配,把旧系统稍作改动塞到新硬件里先将就一下。

然后,苹果的文案和广告部门发明出“hello,未来”的概念掩盖如此种种不合理和不成熟之处。

看到有人说,全面屏和Face ID是未来,我们要用进化的眼光看问题,现在不行,以后的机器和系统会迭代的啊。

对此我只想表示,作为消费者,我们有短视的权利;况且,我们花八九千块买一台市场上最贵的之一,不是为了给苹果当小白鼠的。

希望下次苹果能交出一台成熟的产品给消费者,这比找某“Ball”或者“某Verge”无脑尬吹有意义多了。

金星紫檀鉴别报价
管理库存的软件价格
什么牌子的马桶好

相关推荐